捕撈“零增長”: 漁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先聲
當前文章瀏覽次數:128
發布日期:2019-10-16

                                                                                                                                   文/楊堅  

1999年開始實施的海洋捕撈產量“零增長”計劃,適應漁業發展規律,主動控制、壓減海洋捕撈規模,從根本上擺脫了長期以來形成的“以產量論英雄”的思維模式,從注重數量的擴張逐步轉向注重質量和效益的提高,有力地加強了漁業資源和生態環境保護,有效地推動了漁業產業結構調整和增長方式轉變,促進了漁業可持續發展。

“零增長”計劃的提出

1985年3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放寬政策、加速發展水產業的指示》下發后,漁業成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最早放開價格的一個產業,生產力得到極大的解放,多年來水產品總產量一直保持兩位數的增長速度,徹底解決了長期存在的“吃魚難”問題。但這種高速增長也伴隨著過度利用資源等問題,對漁業資源和生態環境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壓力,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到上世紀90年代后期,出現了水產品供給充裕、效益下滑而近海漁業資源嚴重衰退的情況,如果不及時調整漁業發展的指導思想和工作思路,漁業將難以持續穩定發展。為此,我們開始著手研究調整漁業發展的指導思想,推進漁業產業結構戰略性調整。如何調整需要有個抓手,我到浙江舟山漁區深入調研后,提出海洋捕撈實行“零增長”計劃。當時大家普遍贊成調整產業結構、保護近海資源,但對“零增長”計劃有疑慮,理由是各地都對農業各產業增長率有一定的要求,明確提出“零增長”,地方政府可能難以接受,還會影響發展漁業的積極性。我們積極做好解釋工作,強調“零增長”指的是海洋捕撈,下一步可視情況擴大到淡水捕撈,但“零增長”不是不發展,而是增長方式的轉變,要從注重數量轉向注重質量和效益的提高。

經農業部常務會議同意,1998年12月,全國農業工作會議漁業專業會明確提出:從1999年起海洋捕撈產量實行“零增長”。我在會議上強調,漁業發展必須從追求產量最大化的增長方式轉向以提高質量、提高效益為目標的發展方式,處理好速度與效益、發展生產與保護資源和生態環境的關系。“零增長”計劃公布后得到各地的積極響應,國外輿論也給予積極評價。

在各級漁業主管部門的努力下,1999年海洋捕撈產量當年就實現了“零增長”的目標,2000年起實現“負增長”。1998年國內海洋捕撈產量1497萬噸,到2018年已經下降為1044萬噸,減少了近1/3。

漁業結構調整的主要政策措施

為了有序指導漁業產業結構調整,1999年12月,農業部下發了《關于調整漁業產業結構的指導性意見》,確定了漁業產業結構調整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和主要措施。養殖業大力推進原良種場建設、名特優新品種推廣和病害防治工作,開始進入快速發展通道。遠洋漁業不斷優化作業結構,公海作業和重點品種生產取得突破。水產品加工也取得新的發展,出口量快速增長。經過長期的努力,2018年與1998年比較,海洋捕撈產量占水產品總產量的比重由36%下降到16%;養殖產量占水產品總產量的比重由56%上升到77%;遠洋漁業產量226萬噸,增長147%,2018年大洋性漁業投產船數和產值分別占遠洋漁業總船數和總產值的57%、71%。

漁業產業結構調整是一項系統工程,1999-2003年,農業部先后出臺了一系列配套政策措施,主要包括:

制定漁民轉產轉業政策。2000年前后,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精神和國家外交大局需要,我國先后與日本、韓國和越南簽署了雙邊漁業協定,針對我部分漁民將從周邊國家海域漁場撤出等新情況,經國務院批準,中央財政設立了漁民轉產轉業專項資金,引導漁民轉產轉業。制定《海洋捕撈漁船減船轉產規劃》,確定從2002年起5年內全國減少3萬艘海洋捕撈漁船,同時探索建立漁船強制報廢制度,2002年5月,農業部和國家安全生產監督局聯合下發了《漁業船舶報廢暫行規定》,海洋捕撈漁船控制制度由“總量控制”轉入“總量縮減”。

編制《我國遠洋漁業發展總體規劃(2001-2010年)》。經國務院批準后組織實施,在穩定過洋性漁業的同時,加快開發金槍魚、魷魚等大洋性漁業資源;加強公海漁業資源調查和探捕,將單一拖網捕撈改為釣、圍為主;著力推廣精深加工、超低溫冷凍技術,延伸產業鏈條。制定南沙漁業開發優惠政策。經國務院批準組織實施,加快了南沙漁業的發展。

完善伏季休漁制度。經國務院批準,調整延長東海和黃渤海伏季休漁作業類型和休漁時間,新設立南海伏季休漁制度和長江流域春季全面禁漁制度,鼓勵各地利用減下來的舊船建設人工魚礁,推進海洋牧場建設,進一步鞏固休漁成果,得到黨中央、國務院的充分肯定。

制定修訂漁業質量標準。從1999年起,用3年時間制定修訂250項漁業標準,重點加強漁業生產和管理急需的產品質量標準,尤其是安全衛生標準和有關方法標準的制定修訂,并注意與國際標準接軌,有效提升水產品質量和安全水平。

“零增長”計劃的實施,不僅有力地推進漁業產業結構調整,保持漁業持續健康發展和漁區經濟社會穩定,而且促進了有關法律、法規和漁業資源保護各項措施的貫徹落實,在國際上樹立起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漁業大國的良好形象,國內外輿論反映良好。

“零增長”計劃的時代意義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海洋漁業資源和生態環境保護、漁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等工作。2013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體學習時指出:“要下決心采取措施,全力遏制海洋生態環境不斷惡化趨勢,讓我國海洋生態環境有一個明顯改觀,讓人民群眾吃上綠色、安全、放心的海產品。”習近平總書記還先后多次對海洋牧場建設、清理整治“絕戶網”和涉漁“三無”船舶等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以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題的2017年中央1號文件明確提出:“合理控制近海捕撈……建立海洋漁業資源總量管理制度……支持漁民減船轉產。”可以說,“零增長”計劃雖然是20年前提出來的,但它與黨中央、國務院的有關決策部署精神是一致的,對新時期推進漁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強漁業資源和水域生態環境保護,仍然具有重要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9年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開幕式上的講話中指出:“殺雞取卵、竭澤而漁的發展方式走到了盡頭,順應自然、保護生態的綠色發展昭示著未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我們要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牢固樹立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深入推進漁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保護好漁業資源和水域環境,加快漁業轉型升級,促進漁業高質量發展,走出一條產出高效、產品安全、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的中國特色漁業現代化道路。

作者:楊堅 原國有重點大型企業監事會主席,農業部總經濟師、漁業局局長

來源:農業農村部漁業漁政管理局


大鸡巴插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