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業互助保險海上保賠合同糾紛案入選廣東2019年度十大典型案件!
當前文章瀏覽次數:276
發布日期:2020-04-07

       近日,廣州海事法院公布了2019年度十大典型案件,其中一起涉及廣東省漁業互保協會的海上保賠合同糾紛案入選典型案件,下面就將案情及裁判結果進行分享,供大家觀摩學習。

蔡明訴廣東省漁業互保協會海上保賠合同糾紛案基本案情及裁判結果

原告:蔡明。

被告:廣東省漁業互保協會。

      2016年9月9日,被告簽發P1522160700號漁民人身意外傷害互助保險憑證。該憑證記載會員為原告,入會船名“粵遂漁93157”,險種名稱漁民人身意外傷害險,每人死亡保額45萬元,每人傷殘保額30萬元。2017年6月6日,被告簽發P0901170111號互助保險憑證。該憑證記載會員為廣州遠洋漁業公司(下稱漁業公司),入會船名“粵穗漁30035”,險種名稱漁民人身意外傷害險,人數13,每人死亡保額60萬元,每人傷殘保額40萬元。2017年7月24日,原告在漁業公司“粵穗漁30035”船上工作。在南沙海域作業時,因海錨纜繩被拉斷,拉斷的纜繩打倒正在甲板作業的原告致其受傷。原告傷情經廣州市海珠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的穗海人社工傷認[2017]010289號工傷認定決定書認定為工傷。廣州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的鑒定結論記載原告傷情:1、右肱骨中段骨折;2、右側第4-11肋骨骨折;3、右側液氣胸;4、雙肺挫傷;5、右肺創傷性肺炎(創傷性濕肺);6、神經性耳鳴(左),鑒定為勞動功能障礙程度八級。庭審中,原告明確其在本案中是依據編號為P1522160700的互助保險憑證向被告索賠。

      廣州海事法院開庭審理后認為,本案為海上保賠合同糾紛。漁業互保協會不屬于保險法規定的商業保險公司,其與會員之間簽訂的海上保賠合同不屬于商業保險合同,為無名合同,與該合同最為類似的合同是海上保險合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二十四條規定,本案糾紛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總則規定進行處理。漁業互助保險承保的應當是互保人員在保賠合同中列明的特定船舶(入會漁船)上發生的風險。本案P1522160700號互助保險憑證已載明,原告作為會員投保、被告承保的入會漁船為“粵遂漁93157”船,而非發生事故時原告工作的“粵穗漁30035”船。且案外人漁業公司將“粵穗漁30035”船作為入會漁船、原告作為被保險人之一向被告投保,被告依據其簽發的P0901170111號互助保險憑證已向漁業公司賠付78 000元。因入會漁船“粵遂漁93157”船未發生保險事故,原告也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其與被告之間就人身意外傷殘補償金的索賠存在其他約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規定,被告無需向原告承擔賠償責任,故判決駁回原告訴訟請求。本案審理牢牢地把握住合同的相對性原則,明確了漁業互助保險承保的是合同列明特定船舶(入會漁船)發生的風險,判決后當事人均服判息訴。該判決保障了漁業互保協會對其潛在風險范圍的可預見性,對同類案件的審理具有示范意義。

 

 

典型意義

 

漁業互助保險是由互保協會組織漁船所有人和漁業生產者作為會員通過繳納會費方式參加的相互保險,共同應對因意外事故所致的保險列明船舶的潛在責任風險。漁業互助保險承保的應當是互保人員在保賠合同中列明的特定船舶(入會漁船)上發生的風險。事故發生時,原告工作的漁船并非其作為會員投保、被告承保的入會漁船。在原告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其與被告之間存在其他約定情況下,被告無需向原告承擔責任。

來源:廣州海事法院


大鸡巴插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