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遠洋漁業的領頭人
當前文章瀏覽次數:735
發布日期:2014-07-16

    浙江省瀕臨東海,大陸架漁場面積達34050萬畝, 是浙江省陸域面積的兩倍多。著名的舟山漁場是我國最大的漁場,豐富的漁業資源加速了浙江省海洋捕撈業的發展。浙江的漁業以捕撈業為主,海洋捕撈的產量長期占全省水產品總量的70%,是全省海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然而,諸如捕撈船隊龐大、人員眾多、近海漁業資源捕撈過度和水質污染嚴重,捕養結構的調整等問題,致使遠洋漁業的發展一時也難以大幅度的提高,2008年,十七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扶持和壯大遠洋漁業,遠洋漁業成為國家產業發展戰略,隨后,政府相繼出臺了造船、免稅柴油、魚貨運回補貼等相關扶持政策,舟山遠洋漁業掀起了新一輪的發展熱潮,這其中,涌現出了一批頭腦靈活,思維敏捷的“弄潮兒”,他們順時應勢、乘著政策的東風,吹響了征戰遠洋漁業的嘹亮號角,方央南正是其中之一......
    劈波斬浪  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方央南,生于1955年,原籍岱山縣衢山鎮,18歲時是一名普通的漁民,1974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到了舟山,方央南順利進入了全國最大的漁業公司之一—舟山海洋漁業公司擔任報務員一職。他有一個當醫生的妻子,小兩口工作都很穩定,生活雖算不上富裕,卻也過得有滋有味,然而,心氣頗高又頗有膽識的方央南卻并不滿足于當下平淡的生活,1994年,年近四十的他毅然放棄國營公司,離開溫馨的小家庭,辭職下海,這在當時人看來,幾乎是一個瘋狂的決定,他的妻子最初也不能理解:“放著好好的安穩日子不過,干嘛非去吃這個苦?”開弓沒有回頭箭,事實上,打從方央南下定了決心,他就沒打算回頭,他開始在心中默默地構畫著遠征西北太平洋的宏偉藍圖,然而,擺在眼前的困難是,他是報務員出身,雖然有捕魚經驗,但從來沒當過船長,同時,彼時的他資金匱乏,全家全部積蓄加起來也才8萬元,方央南決心先做通妻子的工作,在他的耐心勸導下,妻子終于同意了他這個大膽的決定,小兩口東拼西湊,舉債185萬元,購置了一艘日本二手魷釣船,在非常坎坷的情況下收獲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很快,憑著肯吃苦,肯用心,敢拼搏的一股子勁兒,三年內,方央南不僅還清了外債,還添置了另兩艘魷釣船。
    十年的北太奮斗,方央南不畏艱險,年年自己下海當船長,在極其艱難困苦的環境中打拼,2002年10月,方央南從電臺中獲悉有12級以上的強臺風,將要襲擊作業區域,周圍的魷釣船紛紛避風而逃,偏在這個節骨眼上,方央南船隊中一艘“浙遠東602船”出了故障,方央南和另一艘船,拖著這艘故障船,速度大大減緩,最終被12級臺風裹挾進去,海事部門知道有舟山有三艘魷釣船沒有來得及逃出危險區,幾乎全中國的單邊都鎖定在該船的頻率上呼叫過來:你們情況如何?方央南只好回話:“甭說了,聽天由命吧。”此時,十一米高的巨浪在三艘魷釣船面前如發瘋的野獸般嘶吼咆哮,故障船上的船員們嚇得目瞪口呆,有的甚至尿了一褲子,方央南身邊的船員也紛紛勸他:“老大,三艘船都一塊,怕是連命都保不住,逃一只算一只吧。”方央南一口回絕:“這個時候我要走了,那故障船上的兄弟肯定要傷亡,即使我逃脫了,良心也不安,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說完,他面色平常地顧自指揮,身邊人看老大態度堅決,神色鎮定,心底反倒多了幾分踏實,大家各回其位,各司其職,拖著故障船一點一點往前挪,誰也沒注意到,其實方央南手指夾著的香煙煙灰落到了他手上,燙著了他的手指,他竟也渾然未覺,事后,方央南坦言,那個時候說不怕是假的,只是:“我不能怕,我一怕,所有人都會怕,我不能亂,我一亂,大家就都亂套了,更沒希望了。”許是他對船員生死相依的一片赤誠之心感動了上蒼,最終,方央南與99名船員雖驚心動魄地往鬼門關走了一遭,卻未傷亡一人,創造了生命的奇跡!從此,方央南和船員們結下了患難與共的生死情誼,特別是故障船上的35名船員,更把方央南視作家父與兄長的救命恩人,此事也在整個遠洋魷釣行業制造了轟動,一時傳為業內佳話。
    上岸經商  馳騁商海露崢嶸
    長期的西太平洋征戰中,方央南積累了相當豐富的經營管理經驗,也儲備了一定的原始資金,2000年9月,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溫家寶在政協文件《關于加快發展遠洋漁業的建議》上批示:“發展遠洋漁業,對于充分利用世界海洋漁業資源,滿足人民對水產品的需求,緩解我近海資源壓力都有重要意義。我們必須著眼長遠,抓緊時機,采取得力措施,加快我國遠洋漁業的發展。”嗅覺靈敏的方央南嗅出了其中的商機,他突然意識到,中國的遠洋漁業事業的春天即將到來,機不可失,時不我待,2004年,方央南注冊了他的第一家公司——舟山市嘉德遠洋漁業有限公司,正式掀起了民營遠洋漁業的大旗,成立之初,他的公司即擁有北太魷釣船6艘,2010年,他又想法設法,在市政府領導和有關職能部門及金融部門的大力支持下,斥資1.5億,新建6艘長70多米、寬11米,1200馬力的,目前國內最為先進的大型魷釣船,該六艘船現已在地球的另一端——西南大西洋阿根廷和東南太平洋秘魯之力的公海上投入生產。2011年3月,方央南的船隊再添新丁,建造了同樣規模的4艘魷釣船,而同年年底,又建造了4艘同類規模的魷釣船,目前,方央南的嘉德遠洋漁業有限公司擁有了14艘西南太平洋的龐大船隊和18艘西北太平洋魷釣掛靠船隊,方央南的南北船隊,是全國最大的民營遠洋漁業船隊,對保護國家近海漁業資源,拓展境外遠洋漁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方央南不無驕傲地說:“過去我們沒有專業的魷釣船,都是拖網船,別人的船都很先進,你去看國外海上,只要是那些最破破爛爛的船,就一定是我們的,現在我們憑自己的努力,政府的支持,擁有專業的魷釣船,專業的金槍魚船,這都是過去不敢想的!”
    有著牛一樣的闖勁,和鷹一樣眼光的方央南,又把目光瞄準海運業,2004年5月,又創建了第2個公司——浙江嘉德海運有限公司,購置了四座浮碼頭和近兩百米海岸線,先后投入數千萬元,購置和打造了2艘50000噸級貨船,2008年,方央南收購了舟山市十六門冷凍廠,2011年,又合資購置了外籍冷藏運輸船,確保前方船隊的需求,至此,方央南的公司成為了舟山民營企業中唯一一家有碼頭、 冷庫、加工產業一條龍化經營的漁業公司,年魷魚產量達到數萬噸。

    反哺故土  拳拳熱心回饋社會
    方央南的事業如日中天,但在生活中卻保持低調,和很多暴富后便過著揮金如土、醉生夢死日子的老板們不同,方央南熱愛故土,2008年,方央南在老家衢山島上投資了幾千萬興建了8000平方米的綜合商務大樓,他表示:“我本來就是穿著草鞋離開故鄉的,現在換了皮鞋,我發展了,但不能忘掉自己的根,雖然投資其他地方回報更快,但我不圖回報,只希望能為家鄉建設添上一景以作回報。”現在這座大樓是衢州島上的標志性建筑,方央南鄭重地兌現了自己的承諾,受到了當地老百姓的好評。
    時至今日,方央南在國家遠洋漁業行列中立有一席之地,特別是在舟山市,因為他堅韌不拔的拼搏精神和超常的膽識贏得了各級領導和同行們的肯定,2002年至今被評為浙江省遠洋漁業協會常務理事單位。2005至2011年連續六年被評為區、市漁業先進單位和先進企業,并被推薦為舟山市漁業協會副會長。2010年,又被國家漁業經濟專業委員會選為“中國漁業經濟專業委員會理事”,2012年被選為舟山市第六屆市人大代表,諸多榮譽面前,方央南本色不變,2013年,為了支持遠洋漁業發展,浙江省曾有一筆遠洋漁業資源回運運保費補貼,但根據相關規定只有公司的船舶價值900萬美金以上的基本船才可享受運費補貼,掛靠船則不能享受,一石激起千層浪,很多擁有掛靠船的公司并不能理解,政府也很為難,最終,在與上級相關部門溝通后,本可以拿到232萬補助的方央南以大局為重,主動放棄134萬元,最終只拿了98萬元補助,使其他公司的很多掛靠船也享受到了同等待遇。
    采訪最后,方央南與我們提到了漁業互助保險,他旗下的14艘遠洋漁船均已參保,年互保費達到300萬元,但方央南連聲表示,花錢買平安,這個錢我們花地心甘情愿!有了互保,漁民出海都覺得心里踏實!他向我們回憶起2012年發生在他船上的一件事,一個船員不慎被纜繩打死,死者家屬情緒很激動,到船上鬧事,互保工作人員及時趕赴現場查勘,迅速理賠,賠付87.5萬元,平息了事件,維護了穩定,這也令方央南感觸頗深。
    2013年,協會召開了第三次會員代表大會,方央南被選為協會理事,擁有了嶄新身份的方央南也對協會提出了建議:“希望協會在小額貸款方面的政策能更靈活,現有的規定明確指出船齡25年以上的漁船貸款必須擁有國家批文,但往往國家批文有時并不會那么快抵達,如果一定要等到批文抵達才能申請到貸款無疑會影響到資金周轉,既然協會是漁民自己的協會,那么希望在制定制度時能多些人情,更傾向于漁民。”質樸的言語間,透著他對成長中的漁業互保協會殷殷的期望。(本文來源:信息部潘鴻)
    文獻參考:《浙江省遠洋漁業發展現狀和對策研究》   陳小慧


大鸡巴插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