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英雄郭文標 藍色沃土的守護神
當前文章瀏覽次數:647
發布日期:2014-05-27

 

   前言:翻開郭文標的履歷,不可謂不輝煌,郭文標,浙江省溫嶺市石塘鎮小沙頭村漁民,30年來,從驚濤駭浪中救出500多條生命,曾先后獲全國見義勇為模范、溫嶺市政協委員、浙江省人大代表、感動臺州十佳人物、浙江省見義勇為先進個人。那么,一個普普通通的漁民是如何取得這些榮譽的?沉甸甸的榮譽又給他帶來了哪些不為人知的辛酸與委屈?他與漁業互助保險事業又是如何結下了不解之緣?本期《浙江漁業互保》帶您走進溫嶺市石塘鎮平安水鬼郭文標的世界。                
    偶然鑄就責任心
    3月初的石塘鎮,小雨微寒,咸咸的海風中夾雜著濃烈的魚腥味,我們的車駛入石塘鎮小沙頭村,郭文標的救助站就位于這片泥濘的工地的背后。一路上,聽說我們此行采訪的對象是郭文標,幾乎每個相識的溫嶺人都會豎起拇指:“那可是個英雄啊。”什么樣的人才稱得上英雄?我們忍不住一遍遍在腦海中勾勒“英雄”的輪廓,及至冒著細雨、裹挾著寒氣的他闖入眼簾時才注意到,傳說中的英雄打扮其實挺樸素,個子不高,皮膚黝黑,一笑,眼角堆滿了歲月落下的印跡,嗓門很響、卻有些嘶啞。見到我們,他立馬爽朗地打個招呼,幾乎沒作客套寒暄,直接帶我們去參觀他的救助站。
    郭文標直言:在海上,漁民自古都有這樣的老傳統,一人有難,八方支援,自己雖是個熱心腸,卻也不是一開始就萌生了設立海上民間救助站的念頭。
    他的第一次救人要追溯到十五歲那年,當時漁港還沒造好,大家必須趕在臺風前把海里的大船全部拖到沙灘上,郭文標也參與了這次拖船。時值六七月份,正是傳統臺風季節,一個大浪猛地將郭文標身后的老漁民打下海去。幾乎不假思索,郭文標一個猛子扎下水,奮力游到老漁民身邊,可當時他太小,又沒海上救人經驗,縱然水性了得,想把一個大人拖回來談何容易?正當郭文標手忙腳亂之際,溺水的老漁民卻顯得相當冷靜,他拍拍郭文標肩膀輕聲安慰道:“你不要慌,慢慢來。”一句話似乎將郭文標從一籌莫展的邊緣拉回來了。最終,在老漁民的指導下,憑借自己嫻熟的水性,郭文標終于完成了平生第一次救人的壯舉。
    這事在小沙頭村炸開了鍋,第二天,幾乎誰都聽說了,那個平日里調皮搗蛋老愛使壞的小鬼居然救回了一個大人!老漁民的家屬也帶著幾個雞蛋、一碗長壽面趕到了郭家,連聲道謝:“顯福(郭文標父親)啊,謝謝你兒子啊,記得早起給你兒子補補身子啊。”聽著左鄰右舍的交口稱贊,郭文標心里也是美滋滋的,之后對于別人的求助,更是說到就到,從不推辭,一來二去,竟也成了小沙頭村小有名氣人物了。
    古道熱腸無畏心
    雖然無意中的“成名”令郭文標小小激動了一陣子,但他也并未將這事放在心上,貧困的家境迫使他從小就跟著大人們打漁,由于頭腦靈活,水性出眾,慢慢練成了一個打漁好手。很快,郭文標用自己勤勞的雙手和辛勤的汗水掙來了人生第一艘機動船。這是當時小沙頭村的第一艘機動船,郭文標駕駛著它,帶著自己編織的漁網出海打漁,總是滿載而歸,日子也愈過愈紅火。
    由于郭文標名聲在外,向他求助的漁民越來越多,大家認為,郭文標水性好、駕駛船技術佳,反正找誰幫忙不是幫忙,為什么不找郭文標?這也使靠捕漁為生的郭文標幾乎越來越沒有時間捕魚。對漁民而言,不捕魚就意味著沒收入,他發現自己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面臨著兩難的選擇,究竟是回歸自己的漁民生活繼續捕魚還是義無反顧地投入海上救助事業?
    采訪到這里,郭文標略略停頓了一下,末了,他說出了那起幫他做出決定的事件:2003年5月的一天,雖然天氣預報已播報臺風即將來襲,白天的海面卻顯得異常平靜,靜到很多老漁民都認為,那樣風和日麗的天氣,絕不可能來臺風。郭文標看到“浙嶺漁***”船停泊在碼頭,船上只有船主一人,三番四次勸船主趕緊把船移走,船主嘴上應承,卻遲遲沒有行動。晚上,臺風真的來了,肆虐的狂風裹挾著怒吼的巨浪,很快將“浙嶺漁***”船打得移了錨,船主這時才感到恐懼,用煤餅點上火求救。慌亂中,木船燃著了,火光沖天,岸上的漁民們奔走相告,卻又面面相覷,這種極端惡劣的氣候環境下出海救人,沒有超乎尋常的勇氣和能力,誰敢?又有誰能?幾乎同時,所有人腦海里都蹦出一個名字:郭文標!
    接到電話的郭文標帶上兩個幫手,飛也似地奔向岸邊,此時臺風猖獗、天黑浪高風急,郭文標駕駛的小船也不過12米、120馬力,根本扛不了臺風,回顧蒼茫海域,只剩自己一葉孤舟,郭文標心里也生出一絲寒意,但眼看“浙嶺漁***”在浪潮中時起時伏,即將傾覆,郭文標再沒半點猶豫,橫下一條心,憑借自己高超的駕駛經驗,既不橫著開,也不頂著浪,而是一路順著浪開足馬力抵達出事漁船跟前,從海中撈出了為了避火,跳到海里已凍得瑟瑟發抖的船主。
    這事在當地引起極大反響,打那后,遠近鄉親船上有點事都愛找上郭文標,漸漸地,郭文標成了當地有名的海上義務救助員,他家里的電話號碼和手機號碼,被漁民們親切地稱為海上的 “110”。郭文標心里清楚,打漁與救助已不可能兼顧了,自己必須要做個抉擇,一個念頭閃電般劃過腦海——為什么不干脆建立一個海上救助站,專門從事海上救助工作?郭文標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但很快,他這個大膽的想法得到了當地相關部門的一致首肯和大力支持,溫嶺市政府立刻劃撥了一塊地給他,并幫他建立了溫嶺市石塘鎮海上平安民間救助站。
    舉重若輕平常心
    郭文標沒令對他寄予厚望的政府失望,根據海事部門資料顯示,2011年郭文標救助24次,用時290小時,救助154人;2012年郭文標救助22次,用時161小時,救助86人;2013年,郭文標救助30次,用時252小時,救助142人,僅最近三年救助76次,用時704小時,救助382人。溫嶺市海事處副處長林炳賢對郭文標的印象是:“正直、勇敢,奉獻。”提起郭文標對于維護平安漁區的貢獻,更是一語中的:“功不可沒!”他介紹:目前臺州市海事救助面臨最大困難是救助力量跟不上——人員緊缺、裝備落后、經費有限導致臺州地區政府層面的海上救助力量仍較為薄弱,如果是在白天,核定風力7級風以下,海上能見度較好的情況下海事部門都會出海救人,而一旦海事部門唯一一艘用于救助的玻璃鋼船(抗風力6級)無法出海,就只能求助郭文標,而郭文標的救助并不僅限于轄區內,有時甚至會因遇險漁船出海較遠,跑到臺灣海峽、濟州島救助。
    此時,市政協委員、省人大代表、感動臺州十佳人物,省見義勇為先進個人等多項榮譽接踵而至。2012年,郭文標赴北京,從交通運輸部領導手中接過國際海事組織頒發的“海上特別勇敢獎”獎狀,他是惟一獲此殊榮的中國漁民。然而,人怕出名豬怕壯,一些不同的聲音也開始從極個別人的嘴里蹦出。
    郭文標坦言:“以前救人是義務,可現在,獲得了一些榮譽,有些人會覺得你救人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你是人大代表,你是道德模范,你不但要救人,還一定要能救得活。”三十多年來,他多次從浪尖逃生,與死神擦肩而過,卻對遇險船舶救助從不收取救助費用,對無能力支付起碼的施救船舶柴油費的對象也從不計較。很多漁民到他船上,順道就穿走了保暖救生衣,他反而暗暗高興,因為漁民穿走了救生衣,至少說明他有安全生產意識,而救生衣往往在漁民落水的危難時刻還能派上用場。即便如此豁達,2010年,還是發生了一件讓他頗感心酸的事情:5月7日深夜,溫嶺一條漁船在距溫嶺市大約120海里的東海海域被撞傾覆,船上7人遇難。8日下午,接到石塘鎮政府關于漁船失蹤的消息后,溫嶺市政府第一時間成立了事故處理領導小組,由 郭文標等人組成的搜救隊,對被撞沉的漁船進行全面排摸。當時的郭文標身患重感冒,但還是堅持下海搜救,最終,搜救隊找到6名失蹤船員,船長的尸體卻不見蹤跡,船長家屬情緒激動,執意要求搜救隊繼續搜索,郭文標表示已經找遍了,實在沒找著。返岸時,郭文標遭到了船長親戚及村里人的毆打,最終被送入溫嶺市第四人民醫院診治。經鑒定,郭文標傷勢為頭部血腫,頸部軟組織挫傷,腰部軟組織挫傷等,躺在病床上的郭文標不禁有些傷心:“我們已經盡力了,不是沒去找,而是真的沒找到呀,再怎么樣也不能動手吧?”事實上,這次救助中,他還損失了一根纜繩,價值兩三萬元。
    很快,郭文標救人反被打的事跡在各大媒介上不脛而走,憤怒的網友們紛紛留言要求從重懲處肇事者,決不能讓見義勇為的英雄寒心。市政府、交通部也很重視,表示一定會徹查到底,溫嶺市市長周先苗給郭文標打去電話,囑咐他好好養傷,不要太操勞,郭文標卻在此時提出:希望相關部門能夠對打人的遇難者家屬從輕發落,畢竟他們失去了親人,內心很悲痛,教育一下就行了,不要處罰了。
    無私奉獻慈悲心
    這些年,很多漁民跟郭文標講:老郭啊,你既然當了人大代表,也要為我們漁民出出聲,講講話。郭文標不負眾望,作為省人大代表,郭文標先后遞交了《關于提高海上救助政府投入的提案》、《關于加大農村環境污染治理力度的提案》、《關于漁業升級的提案》、《關于提高漁區老師素質的提案》、《關于加大控制燈光漁網船的提案》、《關于加大海洋增殖放流力度的提案》等多個提案,內容全部和漁業、漁村、漁民有關。最近,他又把目光瞄準了漁民養老保險問題,他說:“現在不管是農村人還是城里人,總會有個養老保險,但漁民太可憐了,辛苦一輩子,老了還得不到應有的保障。”于是,郭文標提筆寫了《關于建立捕撈漁民養老保障制度管理體制的建議》,提出了很多建設性的意見,比如在海域使用金上,允許部分用于漁民養老保險;又或是把失海漁民視同失地農民,參照相關政策建立保障制度;再比如將失海漁民按照非農對待,納入職工基本養老保險體系等。
    閑談中,我們突然生出一個想法,郭文標海上義務救助三十年,保障了無數漁民的生命財產安全,避免了無數家庭的陷入悲痛與破裂,那么,他個人的人身安全誰來保障呢?沒想到,這個話題竟讓郭文標打開話匣子,主動跟我們聊起了漁業互助保險。他笑言第一次認識協會是2004年,當時的漁業互助保險雖是個新生事物,但由于協會秉承的“互助共濟、服務漁業”的宗旨與自己平日助人為樂的理念恰有不謀而合之處,因此郭文標對新成立的協會憑添幾分親切與好感,而協會在承保與理賠中的高效與貼心也讓郭文標看在眼里,溫暖到心里。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當協會了解到他出海救助的情況后,竟主動減去了他漁船互保和雇主責任互保費。對此,協會秘書長陳軍民感慨不已:“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郭文標出海救助不是偶然興起,而是三十年如一日不計名利、不計得失、不顧個人安危的默默付出,大無畏地奉獻,他身上充分體現了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又閃爍著時代精神的光芒,更蘊含著巨大的道德力量。對于這樣的英雄,協會理應以他為榜樣,大力弘揚中華傳統美德,努力成為社會主義優良道德的實踐者,同時,還要與他展開合作,通過多種形式、多種方式支持他的海上救助事業。”
    2013年,浙江省漁業互保協會召開第三次會員代表大會,郭文標成為協會的常務理事,我們邀請他站在常務理事的角度為協會提點意見,他微一思索,指出:雖然海洋與漁業局每年都會搞安全培訓,但很多漁民安全生產意識仍然很薄弱,協會還應把漁業互助保險的安全宣傳工作做得更細致、更貼近漁民。路橋那起沉船案件讓他至今記憶猶新:2011年,“浙路漁***” 船在東極觸礁傾覆,11個船員全部遇難,家屬一口咬定救生筏打不開,情緒激動,最終船被打撈上來了,與查勘員一同在場的郭文標仔細研究了現場,主動跟家屬解釋:一是船板太薄,19年的船齡,里面早已經生銹,因此一撞就碎裂;二是安裝救生筏時沒有考慮過逃生功能,救生筏被嵌進鐵籠內,表面以漁網覆蓋,導致關鍵時刻無法及時取出,更重要的是,船員竟然完全忽略了旁邊的救生圈;三是漁船觸礁后,船員沒有立即開展自救,相反,所有人仍依次給家人打電話,通話時長達45分鐘,完全貽誤了逃生機會。郭文標擺事實、講道理,有理有據,漁民家屬也不得不服氣。
    提起這個案件,郭文標的聲音也略略有些低啞,神色黯淡下來:“你想想,11條命啊,哪怕這些船員有一點點安全意識,也不至于……”他承認,這個案件給他的觸動很大,自己最終接受了擔任協會常務理事的一職,更多時候也是因為漁民有這個需要。現在很多漁民希望互保能在漁民安全生產保障方面有更多考慮,不但要將安全設備發到漁民手上,更要教他們掌握提高安全生產的技能。
    “我一個人的能力畢竟是有限的,真心希望有更多人愿意為漁民做實事,那才是漁區的福祉。”說到這里,郭文標神色微微有些落寞,“很多人覺得,你現在出名了,只要打個報告,政府一定會把錢撥給你,其實真不是這么簡單的。”郭文標給我們算了筆賬,每年市政府向救助站補貼10萬元,妻子搞點漁家樂一年能有二三十萬,除此之外海事部門會盡力為他申報救助先進個人,再加點柴油補貼個幾萬塊錢,可救助站一年支付工人工資就要70萬元,一年損耗的纜繩也要十幾萬,還有出海救助的柴油費及大量救生衣等安全設備都要自掏腰包,這使本就入不敷出的郭文標一家更覺的壓力頗大,有一年,為了支付工人的工資,他甚至賣了自己一條船,而現有的“浙嶺漁22528”是專門搞救助的船,賣不得,接下去該怎么辦,郭文標沒回答,只是長長地嘆了口氣。
    采訪結束,我們打算起身告辭之際,郭文標突然脫口而出:“不管怎樣,我能撐,就一定會撐下去!”我們怔了怔,他接著道:“我曾經做過承諾,只要我郭文標還能站起來,我一定會將海上救助這項事業堅持下去,我絕不會讓漁民兄弟失望。”寥寥數語,聲音不大,卻字字擲地有聲,從他眼中,我們讀到了一個平凡漁民卻絕不平凡的堅持與擔當。
    采訪后記:溫嶺行后,很多人問起,我去做什么,我會帶些小驕傲的說,我去采訪一個英雄,是的,英雄,不帶半點猶豫和牽強,很多時候,我們在思考,究竟怎樣的人才能被稱之為英雄?而現今社會,公眾又需要怎樣的英雄?最美媽媽吳菊平徒手接住墜樓女童是英雄,最美公交車司機垂危之際勇救全車乘客是英雄,同樣,當見義勇為者與個人得利產生矛盾時,選擇了向善,出生入死海上救助三十余年,面對懷疑與責難時,選擇了豁達,則更是以實際行動詮釋了“英雄” 的樸素內涵。英雄,未必一定要豪言壯語以壯聲勢,勇敢者自高貴。(信息部潘鴻供稿)


大鸡巴插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