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漁船保險制度和漁業互助保險制度的特征及機能
當前文章瀏覽次數:910
發布日期:2012-02-08

婁小波
(東京海洋大學)

    本文目的在于,分析日本漁船保險制度以及漁業共濟(互助保險)制度的制度特征,驗證其功能與作用。眾所周知,漁業是以自然為對象的產業,與其他產業相比,漁業經營處于更為不安定的狀態。安全網制度在漁業經營健全化和漁業產業現代化的過程中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作為漁業經營的安全網的代表性制度,日本漁船保險制度和漁業互助保險制度歷來受到重視。
    在當今日本漁業政策體系之中,安全網制度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例如, 在民主黨執政之后,對農民、漁民的收入補償政策是其主打政策之一,該政策也是話題的聚焦點之一,但是此項政策也是基于傳統安全網制度的基礎之上才得以貫徹實施。從某種意義上說,日本漁業的安全網制度不僅僅在振興漁業方面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而且對于漁村地域經濟的維持與振興也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此次東日本大地震便是對該制度的功能的又一次檢驗。
    本文首先概覽日本漁船保險制度和漁業互助保險制度的制度特征,進而在縱觀兩種制度的實施狀況之后,對東日本大震災的災后復興的實際案例開展分析,嘗試對兩種制度的功能與作用進行探討。
    1.日本漁船保險制度的制度結構與特征
    (1)保險制度的目的
日本的漁船保險制度是以《漁船損害等補償法》為根據而成立。其目的在于,使漁船在遭遇意外事故而受損后易于修復;防止因漁船產生的費用負擔以及發生賠償責而導致漁業經營困難;尋求對因漁船裝載的水產品等發生意外事故而導致的損害進行賠償的措施,以助于實現漁業經營的安定(法第一條)。
    日本的漁船保險制度已有一段歷史,其淵源可追溯到1937年開始實行的《漁船保險法•漁船再保險特別會計法》。其成立背景是,為了發展漁業、促進技術革新和資金籌措簡易化;改善疲軟的漁村經濟促進自力更生;謀求漁業經營的安定化;提高漁業生產力以確保食物供給。敗戰之后,1952年3月又成立了《漁船損害補償法》,此法于1981年改名為現行的根據法。
    (2)保險制度的種類
    經過一系列法律修改,日本漁船保險制度的內容得以充實,如表1所示,它的內容反映了漁業環境條件的變化以及時代的需求。目前的漁船保險制度包括普通損害保險、滿期保險、特殊保險、漁船船主責任保險、漁船船員船主保險、漁船貨物保險、游船責任保險、轉載貨物保險以及漁船船員薪金保險共9種保險業務。
    (3)運營實績
    ①漁船保險的普通保險
    漁船保險制度的核心內容是漁船保險的普通保險,圖1表明了其實績的推移。由圖1可知,日本的漁船保險制度經歷了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為止的成長期、八十年代的停滯期和九十年代以后的衰退期等三個特征階段。
成長期中,投保漁船數量和純保險金額不斷增加,到1980年迎來了純保險金額高達250.4億元日幣的頂峰,投保漁船數量也超過了25萬艘。在“由沿岸到近海、由近海到遠洋”的口號之下,日本漁業快速的持續發展是其成長的主要要因,但是,完善的漁船保險制度也為支撐日本的漁業的外延發展提供了制度條件。

1  日本漁船保險的業務內容

 

內   容

普通損害保險

(漁船普通保險)

對由沉沒、觸礁、火災等事故引起的漁船的船體、機關、設備等所發生的損害及為救助漁船所需要的費用進行賠償。

滿期保險

(漁船普通保險)

與普通損害保險支付完全相同的保險金的同時,保險期滿時,與當初加入保險時的保險金所等額的期滿保險金也一并支付的儲蓄保險。

特殊保險

(漁船保險)

戰爭、變亂、襲擊、捕獲、捉拿或扣留所造成的漁船損害為對象而賠償。

※漁具特別規定…… 根據這個特別規定,可交付普通損害保險和特殊保險。

另,限定于漁具與其所屬船只同時全損的情況下(特殊保險的情況下,除了和漁船同時全損的情況外,滅失、沉沒、損傷及其他事故所造成損害的情況下)賠償。

漁船船主責任保險

漁船在發生沖突的情況下,發生對方漁船的損害賠償責任、漁船的運航相伴發生的對第三者的賠償責任和費用的情況下賠償的保險。具有基本損害、乘客損害、人命損害這三種互助區分,基本損害有一下特別規定。

1.漁具損害填補特別規定…固定、綁定于其他漁船的船體的作業中的漁具和加入漁船的直接接觸所導致的損害,或對外國的200海里水域中外國漁船的作業中漁具造成損害的情況下賠償。

2.海外油污損害賠償填補特別規定…外國的200海里水域內,油或其他水質污染物質為原因所引發的損害,根據外國的法令所規定的賠償責任進行損害的賠償。

3.船員送還費用填補特別規定…漁船全損等情況下,根據船員法規定對受雇契約到期的乘組員進行送還費用的賠償。

漁船船主保險

漁船的乘船船主(即既是船主也是乘組員)在漁船上由于意外事故而死亡或失蹤的,又或留下后遺癥的情況下給與一定金額的賠償。

⑥漁船貨物保險

因漁船發生事故,導致漁船所載的漁獲物或采購貨物受損,進行賠償。

⑦游船責任保險

(自愿保險)

對不滿5噸的游船,與航運相伴發生的賠償責任、救助費用等進行賠償。

⑧轉載貨物保險

(自愿保険)

冷凍搬運船所轉載的漁獲物等發生損害時進行賠償。

⑨漁船船員薪金保險

漁船的船員被扣留的情況下,保障該當船員的薪金支付(此保險以《漁船船員薪金保險法》為依據)。

    資料:根據漁船保險中央會的手冊所作。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后,200海里體制等新的海洋利用秩序逐漸被接受,因此八十年代后的日本遠洋漁業和近海漁業被迫退出海外漁場,日本漁業進一步發展的空間已不復存在。而到了1980年代之后,水產品的進口量激增,尤其是以“普拉撒協議”為契機的日幣升值進一步促進了水產品的進口,這使得日本漁業在國內市場面臨激烈的國際競爭,其結果是導致日本漁業規模的縮小。
    另一方面,1980年代,也是漁業就業者高齡化問題和后繼者不足問題開始浮現出來的時代,以節能・省力為背景,日本的漁業變為少人數作業體制,這導致了80年代事故率的上升。
    到了1990年代,日本漁業的縮小再編步入了下一局面,以漁業規模的相對性縮小為背景,普通保險的保付實績、支付實績也同時不斷減少,日本的漁船保險制度迫切需要進行新的再編與調整。

1  漁船普通保險保付實績和支付實績的變遷

    資料:漁船保險中央會資料。  

    ②其他保險運用的實績
    在上述情況下,作為唯一自愿保險的游船責任保險的保付只數和純保險金同時可見不斷增加的傾向。同時,漁船船主責任保險(基本損害、人命損害、乘客損害)、漁船乘船船主保險等也保持著良好的發展勢頭(參考表2)。
    ③漁船保險制度的機構圖
    現在的漁船保險制度由如圖2所示的組織機構所承擔,該制度有如下幾點制度特征:
    第一、漁船保險的加入者,即漁民,為相互扶助而成為漁船保險行會的成員,形成互助保險。由此,在法律上為了實現各保險行會的經營安定,保險金的削減以及保險費用的增收均被允許。
    第二、漁船保險行會是由各地區經營,以獨立形式而設立,所以形式上互助保險限在各行會規模范圍之內形成。目前日本全國共有45個漁船保險行會。
    第三、設計再保險制度進行風險對沖。以各地區所設置的漁船保險行會為會員所組成的漁船保險中央會(全國唯一團體)及政府依據所規定的保險種類再次為45個漁船保險行會進行再保險;另外,政府再保付漁船保險中央會;對特定的保險種類、漁船保險中央會向民間商業保險進行再保。
    第四、對于保險行會和漁船保險中央會,采取了免稅措施。
    第五、對不滿100噸的漁船設置了保險費用由國家補助的制度。也就是說,對于實施“義務加入制度”的行會成員,保險費用可得到補助。對于處理這些事務的漁業協同組合,給與漁協事務費交付金。這樣,以保險費用的國庫負擔(限不滿100噸的漁船)等優惠為背景,對零碎經營的漁民而言,漁船保險制度比民間商業保險條件更為有利。
    第六、從上所知,這種保險制度具有明顯的政策性保險的特征。如后所述,在此次東日本大震災救災過程之中,漁船保險制度發揮了巨大的作用,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功于其具有政策性保險這一特征。

2  其他漁船保險種類的實績變化

    資料:漁船保險中央會資料

圖2  日本漁船保險制度概念圖

    2.日本漁業互助保險制度
    (1)制度成立的背景與發展
    日本漁業互助(共濟)保險制度是源于《漁業災害補償法》(1962年7月8日法律第158號)而開展的制度,并根據1967年所出的《漁業災害補償法》當中修改后的法律(昭和42年法律第124號)而成立的國家保險項目。漁業互助保險制度到目前為止經歷了七次法律修改,根據這些法律修正,在擴大目標漁種的同時,對加入的獎勵制度也進行了補充完善。
    (2)制度的結構與特征
    漁業互助保險制度是指,漁業共濟行會對作為其成員的漁業協會的成員,通過共濟項目保障其捕撈、養殖、特定養殖以及漁業設施的安全。每個地區由漁民設立的行會以及共濟付款而成立的共同準備財產,在漁民遭遇漁獲量少或災害時,通過其所屬的漁業協同組合將公濟金支付給漁民(參照圖3)。
    運作由漁業共濟行會、全國漁業共濟行會聯合會以及政府三者進行操作。漁民通過漁協,與漁業共濟行會簽訂共濟合約,支付公濟保險金。面對全國漁業共濟行會聯合會,漁業共濟行會將簽訂二次共濟合約,二次支付公濟保險金。之后,全國漁業共濟聯合會與政府簽約共濟保險,支付保險費用。漁業共濟行會與全國共濟聯合會出資給信用基金,從基金接受借貸。這些復合型的結構使對漁民的公濟金支付得以保障。
    除此之外,對于支付保險金的漁民中符合一定條件的人,政府和都道府縣、市町村會進行保險金的補助。另外,政府也會補助全國漁業共濟聯合或共濟行會業務費用。這種情況下,漁業共濟就是一種由漁業共濟保險所支持的官方保險。另外,漁業共濟制度具有政府在通過保險手段對處于民眾階段自助努力和相互扶持的支持的構造,區別于純粹的國營事業,擁有公共政策側面和私營經濟側面的兩種特性。

圖3  日本漁業互助保險制度的概念圖

    資料:日本漁業共濟行會・全國漁業共濟行會聯合會「圖為簡明指南 漁濟制度」

    (3)運作・執行方法
    ①漁業共濟保險的種類
    漁業共濟保險制度分為,①漁獲共濟,②養殖共濟,③特定養殖共濟,④漁業設施共濟 四種共濟,除此之外,加上⑤地區共濟,形成了“漁濟”制度。各個概要如下表3:

表3 漁業共濟的種類和特征

 

漁獲共濟

養殖共濟

特定養殖共濟

漁業設施共濟

概要

彌補因捕魚量少或自然災害,魚價過低導致的捕魚金額減少

彌補因臺風赤潮等自然災害或病蟲害疾病等導致的損失。

彌補因自然災害導致流失或營養鹽類不足導致品質低下等所造成的損失。

彌補因臺風,低氣壓,海嘯等自然災害時導致漁業養殖業所使用的漁具或養殖設施的損失。

對象

1號漁業:貝類藻類采集中,裙帶菜,海帶,石花菜,鮑魚。

2號漁業:漁船漁業以及定置漁業。

牡蠣,珍珠,獅魚,雕魚,鮭鱒魚,河豚魚。

海苔等,珍珠母貝,蝦夷扇貝,牡蠣。

 

補償方式

收獲高保險方式

物損保險方式

收獲保險方式

物損保險方式

加入方法

1號漁業:集體契約(漁協單位)

2號漁業:義務加入,聯合加入,任意加入,(與加入人數相對應,國庫補助率也有所不同)

全員加入

義務加入,聯合加入,任意加入(與加入人數相對應,國庫補助率也有所不同)

 

補償標準

補償金額

五中取三法

共濟單價x損失數量x經過率x幸存率x填補率x契約比例

五中取三法

全部損失契約:

共濟價格x契約比例x現有率

部分損失特約契約:

共濟價格x契約價格x現有率x損壞比例

    資料:漁業共濟行會全國漁業共濟行會聯合會「圖為簡明指南,漁濟制度」

    ②補償方式
    補償方式大致分為收獲額保險和物損保險兩種。收獲額保險是指被共濟者在共濟責任期間的生產金額,沒有超過以過去生產實績為準的保證標準時,補償減產部分中所相當的經費的保險方式。另外,物損保險是指,保證給被共濟者的受損物數量乘以每單位的共濟價格得到的金額的保險方式。
    ③加入方式與國庫補助
    加入方法包括漁協一次性契約、漁民集體契約和個別契約等方法。漁協一次性契約是指,通過漁民全員分擔保險金或者按照章程事先決定共濟金的分配方法而加入的制度,保險金會在個別契約上減10%的方法。漁民集體契約是指,每個漁業區漁民組成一個團體,這個團體作為簽約者,保險金與個別契約的相比會減少10%或是30%。除此以外的契約屬于個人契約。
    國庫補助率是指,根據漁民簽約程度的不同,比如每個漁協,每個漁業種類有五位漁民,五人全員加入的情況稱為義務加入,這種國庫補助率最高,只有3~4人加入的聯合加入時,國庫補助率為義務加入時的一半,1~2人時稱為任意加入,則沒有國庫補助。這樣做是為加入率增加的獎勵而設定的。
    ④補助標準・補助金額
    漁獲共濟或者特定養殖共濟的補助標準和補助金額是,剔除過去五年中漁獲物金額(或者養殖每個單位的生產金額)最高和最低的年份,取其余三年漁獲物金額的平均值,乘以其一定比率。這種方式稱為五中取三法。
    (4)運用實績
    漁業共濟的加入率如下表4所示。特定養殖共濟的加入率較高,但捕撈共濟、養殖共濟和特定養殖共濟三者的平均加入率最高也僅有50.4%,加入率并非很高。

表4 漁業共濟的加入率

    資料:“關于漁業共濟制度意見交換會”第五回資料(2007年12月7日召開)

    另外,因為漁業共濟是保險的一種,在一定的時期內,雖然保證收入的均衡是前提,但從收入狀況來看,也有過每年收入赤字持續發生的情況。為了使收入健全化,進行了制度改正及保險金率修改。
    3.東日本大震災后的安全網的作用
    2011年3月11日發生的前所未有的自然災害“東日本大震災”給日本社會造成了巨大的創傷,也給日本漁業經營的安全網制度提供了一次嚴峻的考驗。那么,日本的安全網制度又是如何發揮作用的呢?
    (1)受災的情況
    大地震和巨大海嘯導致日本12個都道縣共計1萬5,799人死亡,6縣共計4,053人失蹤,堪稱前所未有的災害(2011年9月20迄)。
不僅如此,此次受災,使得東日本太平洋沿岸的城市和農山漁村地區,以農林水產業為中心的地區產業、依靠農林水產維持生計的人們的生活,在一瞬之間被破壞殆盡。
    東日本受災地區一直是日本的食品供應基地,對食品的安定供給極為重要。受災的7個道縣的漁業生產量在全國的漁業占有率情況如下:海面漁業生產量占54.7%;海面養殖生產量占40.1%;漁業就業者數占33.3%。
    據水產廳估測,截至9月20日為止,因大震災而導致水產業損失總金額共計到12,454億日幣。其中,受災漁船共計250,08艘,受災額1,684億日幣;受災漁港設施共計319漁港,受災額8,320億日幣;養殖設施受災額共計737億日幣;養殖物受災額共計575億日幣;受災共同利用設施共計1,625處,受災額計12,28億日幣。
    另一方面,震災之后,據漁船保險中央會預測,東日本大震災所導致的加入漁船保險的漁船的受災在全國范圍內波及到了28個保險行會,受災漁船上升至全國共計2萬892艘,普通損害保險的受害推測金額約達572億日幣(參考表5)。除此之外,還發生了伴隨著漁船PI保險的保金賠付;沉沒、觸礁、或岸上擱淺漁船的救助修繕或解體等所伴隨的保金賠付,由此推測,受災額將遠超于目前的預測額。
    (2)政府和業界的對應
    面對這樣巨大的自然災害,以安全網制度為基礎的日本政府和業界的反應極為迅速。
    首先,政府在5月2日通過并成立了2011年度政府第一次補正預算中,加入了與大震災有關的支持政策。水產廳對漁船保險及漁業共濟保險支付的政策是,進行了939億3300萬日幣的補正預算(估算所需金額為1047億5700萬日幣)。

    為了充作東日本大震災中發生的漁船保險的再賠付金和漁業共濟的賠付金,采取了編入特別付款的措施。由此作為對受災地區的漁船保險行會的賠付金和漁業共濟行會的共濟金的支付財源的補助。
    其詳細內容為,漁船保險及漁業共濟保險的再賠付金的支付額為859億7200萬日幣(所需額967億9600萬日幣)。這是為了補足據漁船普通保險鑒定和漁業共濟保險鑒定,由東日本大震災而導致的再保付和賠付金的支付財源不足而發生的財政支出。
    將79億6100萬日幣補入了漁船保險行會及漁業共濟行會的支付賠償金等補助事業。關于漁船保險行會的賠付金和漁業共濟行會的共濟金的支付,在超過了預備金總額的時候,其超出部分由通過對漁船保險中央會和全國漁業共濟行會聯合會進行國庫補助,作為財源支援。
    漁船保險中,政府確保了共計約729億日幣作為抗災預算。其中,為補充政府所支付的二次再保付的支付財源的不足,約有653億日幣被由一般會計轉為特別會計。5月26日,第一次二次再保付金被支付后,以每周一次的速度進行這二次再保付金的支付。另外,作為對超過了受災地區的保險行會的準備金的支付支援(預算額約76億日幣的補助事業),5月30日有40億日幣,6月20日有5億8,181萬日幣交付到了作為同事業的實施主體——中央會——手中。交付的補助金由中央會發往巖手縣、宮城縣、福島縣的各種保險行會,其金額各為19億7,055萬日幣、22億75,61萬日幣、3億37,54萬日幣,充當了受災漁船的賠付金的支付。
    在預算措施的同時,政府對制度運作也作了柔軟的規定。比如說,水產廳在3月18日發布了“關于平成23年東北地方太平洋海上地震引發的海嘯所導致的漁船保險事業的協調運營”(平成23年3月18日付22水漁第2229號),闡述了“認定更新”等的特例措施。
    接受了這樣的政策支持之后漁船保險中央會實行了關于受災地區的保險契約、賠付金請求以及資金措施的相關對策:例如,在保付業務的特例事項中,在水產廳指導下,震災后將面臨保險契約更新的,為防止因金融機關的功能停止導致不能收集保險費用匯款等情況下導致的保險契約失效,承認了“認定更新”,以謀求保護受災行會成員的利益。在審查業務的特例事項中,限于此次的震災事故處理對應措施,除進行超過了保險金額的救助費和漁船PI保險的損害防止輕減費用的支付的柔軟對應外,對認定為全損處理的或行會成員死亡、失蹤情況下,簡化請求保險賠付的手續,為保險賠付金能順利的早期支付,以發生了比保有準備金更高額的保險賠付情況的巖手縣、宮城縣、福島縣為對象,對于普通保險及漁船PI保險基本損害的行會保有責任額,中央會將進行臨時的資金通融。
    (3)漁船保險的支付狀況
    截至9月末止的震災相關的保險金的支付狀況如表6所示:普通損害保險中,29個行會計1萬7,025件,約352.4億日幣;漁船PS保險中,17個行會計526件,約12.4億日幣的保險金已完成支付。普通損害保險每件支付平均207萬日幣,漁船PI保險每件支付平均236萬日幣。
    依受災程度最嚴重的三個縣的已支付普通損害保險的保險金額的詳細內容來看,巖手縣有8,567件,支付保險金122.9億日幣(平均每件143.4萬日幣);宮城縣有6,425件,計116.1億日幣(平均每件180.8萬日幣);福島縣656件,計32.1億日幣(平均每件490萬日幣)。另,依船主責任保險(基本損害)的支付狀況來看,巖手縣有161件,支付保險金18.7億日幣;宮城縣45件,計9.9億日幣;福島縣31件計42.6億日幣。
    截至震災后半年,漁船普通損害保險中,件數為當初預期的80%,金額為60%的支付實績。其原因在于當初被預測的一部分受災漁船經過漂流之后得以回收,或經修繕后能夠恢復使用,從而使得受災額低于預想值。

    (4)漁業共濟的支付實際狀況
    截至2011年8月末,漁業共濟已支付145億日元(其中,巖手縣80億日元,宮城縣32億日元,福島縣6億日元),在恢復和重振受災地的漁業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另一方面,高額的保險賠償使得一些漁業共濟組合出現公積金匱乏的狀況。
    東日本大震災的海嘯導致東北三陸海岸的養殖扇貝及牡蠣損失額高達250億日元,然而,由于大多數養殖戶沒有加入共濟,因而沒有列入補償對象。此外,由于特定養殖共濟的補償對象只是預定發貨的貝類,貝苗也沒有列入補償對象中。現在季節預定發貨的貝類大多數也是四月之后簽約預定的。水產廳因為共濟制度和養殖實情有所分歧,正在討論重新評估。
    (5)巖手縣田野畑村的事例
    最后,從巖手縣田野畑村的具體賠償事例中,再來具體確認一下這兩個制度的功能的實際狀況。
    田野畑村面朝巖手縣北部地區的太平洋,坐擁美麗的里亞斯形海岸,是一個風光明媚的漁村。水產業是支撐村內經濟的基礎產業,村子在大力發展水產業的同時,也將美麗的海洋和漁村的地區資源作為觀光資源,發展“海業”和觀光業,最近幾年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并受到了世人的矚目。
    田野畑村主要的漁業種類有,采貝采藻、定置網,其他的漁船漁業、裙帶菜和海帶養殖等藻類養殖。通過最近幾年的漁獲量的變化可以看出,數量上從3400噸到4000噸,金額上從7.6億日元到9.6億日元穩定的發展。從2009年的漁業種類各類構成(基本金額)來看,藻貝類采摘漁業占21%,定置網漁業占30%,其他漁船漁業占17%,藻類養殖業占32%。截至2008年,漁業經營體數為122家。2009年末為止,漁協成員數達到356人(正309人,準47人),個人經營以外的經營體為漁協自營(大型定置網),共同經營9家(小型定置網,磯健網)。田野畑村的登記漁船數,截至2009年有500余艘。
    表7是田野畑村的所屬漁船受災狀況,可以看出,約有九成的漁船受災,這成為了阻礙漁業復興的最大障礙。由于正值收獲期,裙帶菜養殖及海帶養殖等藻類養殖漁業,所用的海面設施及材料大部分都流失或損壞。定置網等漁具漁網,雖因非捕魚季節而在陸地上停放,但受到海嘯襲擊,大部分也都丟失。

7  田野畑村漁船受災狀況

    `船的種類

登記總

隻 

受災船

存活船

受災率

登記噸

00.99

船外機輪

411

367

44

89.3%

新總噸數

58.4

動力船

舊總噸數

156.9

合計

411

367

44

89.3%

總噸數

215.3

1.02.99

船外機輪

33

32

1

97.0%

新總噸數

84.6

動力船

46

44

2

95.7%

舊總噸數

48.2

合計

79

76

3

96.2%

總噸數

132.8

3.04.99

船外機輪

6

6

0

100.0%

新總噸數

69.8

動力船

26

23

3

88.5%

舊總噸數

57.9

合計

32

29

3

90.6%

總噸數

127.7

5.09.99

船外機輪

新總噸數

38.2

動力船

5

2

3

40.0%

舊總噸數

9.1

合計

5

2

3

40.0%

 

47.3

10.019.99

無動力船

1

1

0

100.0%

新総トン數

64.0

動力船

4

3

1

75.0%

舊總噸數

14.8

合計

5

4

1

80.0%

 

78.8

合計

船外機輪

450

405

45

90.0%

新総トン數

315.0

動力船

81

72

9

88.9%

舊總噸數

286.8

無動力船

1

1

0

100.0%

總噸數

601.8

調整

 

 

1

 

總計

532

478

53

89.8%

       資料:田野畑村水產復興辦公室調查。  

    從2011年8月進行的問卷調查中所掌握的田野畑村漁民的漁船保險和漁業共濟的加入情況來看,回答問卷的181名漁業者中,加入漁船保險的有120人,加入捕撈共濟的有44人,加入設施共濟的有27人。由此可推測,只要有條件加入的漁民幾乎都參加了各類的保險或者共濟事業。對于該村的受害情況,以230艘漁船作為對象,來自漁船保險的賠償金至五月末時已基本付清,賠償金額合計達到26334萬日元,每艘船平均支付賠償金額最低為16萬日元,最高為1200萬日元,平均為115萬日元。此外,截至五月,共濟支付也幾乎完成,裙帶菜共濟計53件,9122萬日元;海帶共濟計32件,4549萬日元;設施共濟計29件,2477萬日元。
    此次大地震中,與面向受災者的捐款及政府的對策沒有及時到位、全體受到批判相比,作為漁業經營的安全網,漁船保險制度和漁業共濟制度,及時發揮了其作用,受災者順利獲得賠償金,為日后恢復生計和生產提供了巨大的幫助。2011年8月,在以所有漁民為對象的問卷調查中得知,87.6%的漁民表示今后仍愿意繼續漁業工作。
    就此次震災救災而言,比起所有政策性對策受到的差評,可以說,這種以安全網制度為依據的政策性對策收到了極大的成效,也受到了漁民的好評。
    4.結語
    至此,我們概觀了作為日本漁業經營主要安全網的漁船保險制度以及漁業共濟(互助)保險制度的制度框架、制度特征和運營實況,并探討了應對東日本大震災時兩種制度所起到的巨大作用。不難看出,日本的漁業保險制度兼具政策性保險與民間商業保險的特點,而正是這種特點,才使得日本的漁業保險制度在此次震后重建過程中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盡管如此,有些問題仍有待探討。第一、如何平衡政策的意向與保險理論之間存在的差距的問題;第二、作為政策的意向,雖然通過保險及共濟制度實施了大規模的救濟政策,但是,由此導致的沒有利用此制度的漁民的不公平感也令人擔憂;第三、原有的保險、共濟的準備金難以應對此類巨大的自然災害,導致了現在一些行會資金短缺現象。由此可見,制度和行會機構也仍需再次調整,一些具體的保險對象標的也需重新評估。

參考文獻:
1)三宅哲夫「東日本大震災と漁船保険」、『海洋水産エンジニアリング』、2011年11月。
2)漁船保険組合・漁船保険中央會「漁船保険のご案內」、漁船保険中央會、2010年。
3)漁船保険中央會50年史編纂委員會『漁船保険中央會50年史』、厚徳社、2002年。
4)真屋尚生「保険原理と相互扶助―漁業共済制度改正のあり方をめぐって―」、三田商學研究,第48巻第2號,2005年6月。
5)水産庁漁政部漁業保険官『漁船損害等保証制度の概要』、水産庁、2011年。
6)日本再共済連HP(http://www.saikyosairen.or.jp/about_saikyosai/index.html)、全國漁業共済組合連合會、漁船保険中央會HP及び水産庁HP。
7)巖手県田野畑村震災復興室資料。
作者簡介:
    婁小波(1962—),男,博士,教授。1992年于京都大學大學院取得農業經濟學博士,曾先后在近機大學農學部、鹿兒島大學、東京水產大學教學工作,現任東京海洋大學教授,同時兼任日本沿岸域學會論文集編輯委員副委員長,日本文部科學省科學技術審議會海洋開發分會特別委員。長期從事海洋經濟、漁業經濟、水產品市場流通、沿岸域管理・資源管理問題的研究。發表學術論文70余篇,主編和參與編著《日本水產業的思考》、《持續農業農村的展望》、《TAC制度下的漁業管理》、 《自然資源的保全與評價》等著作16冊。


大鸡巴插逼